-

不是我在嗑的所以不打任何tag。
只是被饭拍戳到的产物。有饭拍片段参考。情境全部胡诌。对主角基本不了解所以全部ooc。认出是缘分,没认出求别问。人称混乱。全是他他他。毕竟这两人 连缩写都一样。

-

李老师最可爱!!!最可爱!!!

❤ 圆眼镜与小虎牙 ❤

★不负责任脑洞★

12月的首尔真的很冷,穿着单裤的圆佑恨不得把全身都裹进宽大的羽绒服里。
今天戴了漂亮打歌时期的圆眼镜,其实是为了待会的舞台准备的,所以并没有度数。圆佑近视,但度数不深,他也不喜欢隐形眼镜的感觉,想看清什么东西总是需要眯起眼睛来。
他低着头将脖子缩在衣领里,一不留神就撞到了前面的人。慌忙抬头,原来是珉奎。这家伙已经比自己高这么多了啊。
珉奎回头看到是他就笑了,露出好看的小虎牙, “走路要看路啊哥” 说出的话伴随着浓重的雾气消散在干冷的空气中。
珉奎背着光,浅金色头发的末梢在冬日清淡的阳光里微微颤动,闪着光。
圆佑眯了眯眼睛,不由自主地伸出缩在兜里的右手,手指不偏不倚点在了珉奎的一颗虎牙...

毛竹与桃太郎【夕烧系列之一

崩坏设定→有

番茄酱→有

血腥不适者稍加注意


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别怕!


1.


老师在课上讲到了一种过去的刑罚。拉弯一棵毛竹,对犯人来一刀将他的肠子拉出,绑在竹子顶端,然后,松开手。后果可想而知,犯人的肠子连带着消化器官就会被竹子拽着甩上天,而犯人还躺在地上。


健吾听到这些心里咯噔了一下,他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一些事情。


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,仿佛还能感到某种特殊的温暖。


2.


回过神时,健吾发现自己在跟踪那个男生。只是在车站见到后目光移不开,不自觉地竟然坐过了站,并且跟他下车走到了他租住的公寓。


在干什么啊,我。健吾不禁这么想,在深秋的晚风中缩了缩...

-

临摹个爷爷。

第一个lofter就发我家乡的话题吧。离开大连在外地上学已经快一年半了,此前从未离开的家现在看来无比亲切。诚然春城是好的,但在心里横竖比不过最亲爱的大连。想那海风了。还有夏日里滞重潮湿的空气。待我寒假回去掐你们的肉,是不是又胖了,嗯?

© 查尔斯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