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竹与桃太郎【夕烧系列之一

崩坏设定→有

番茄酱→有

血腥不适者稍加注意


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别怕!


1.


老师在课上讲到了一种过去的刑罚。拉弯一棵毛竹,对犯人来一刀将他的肠子拉出,绑在竹子顶端,然后,松开手。后果可想而知,犯人的肠子连带着消化器官就会被竹子拽着甩上天,而犯人还躺在地上。


健吾听到这些心里咯噔了一下,他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一些事情。


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,仿佛还能感到某种特殊的温暖。


2.


回过神时,健吾发现自己在跟踪那个男生。只是在车站见到后目光移不开,不自觉地竟然坐过了站,并且跟他下车走到了他租住的公寓。


在干什么啊,我。健吾不禁这么想,在深秋的晚风中缩了缩脖子。


而后扭头离开。


3.


“椎名,明天放学一起去唱歌吧!有女生会来哦——”


原来是叫椎名啊,他。健吾想着,将下巴底下的围巾拉高。


“不了,我有点事要做。”被称为“椎名”的他尴尬地笑笑,摆了摆手,“抱歉啦,总是扫你们的兴。”


来搭话的男生们吵吵闹闹地说了些诸如“女孩子们很期待”,或是“这次的女生是西女的学生很正的”之类的话,三句不离女孩子。


也难怪。健吾移开视线盯着鞋尖。椎名长得那么好看,难怪。


可是他说有事,是什么事呢。


4.


健吾和椎名不在同一所学校,健吾在公立高中上学,而椎名,看他的校服,应该是私立北高。


北高是这个小城镇唯一一所私立高中,也是考出这里、考进东京的唯一途径。


东京?健吾心里怪怪的。


他跟踪椎名已经一个多月了,只要是在车站遇到,他肯定会默默多坐几站然后跟着椎名,直到他消失在公寓门内。椎名放学后从不多逛,每次都径直回家,打开台灯伏案学习。


看来他真的很想去东京啊。健吾想着想着不由得焦躁起来,这是种不可名状的情绪,每次他透过窗户看到椎名的背影,这种情绪便在心里轰隆轰隆地响,不停膨胀。


今天也是这样。椎名说的有事,也不过就是回公寓学习的借口。


健吾紧握住窗外防盗的铁围栏默不作声。


5.


“你是谁?你要找人吗?”


健吾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抖。他最近时常在椎名窗外停留到很晚才走,刚才看椎名起身,还以为只是去上厕所或吃东西,没想到是要出门。


屋内暖黄色的灯光洒出来,健吾这才注意到了冻麻的双手。


他有点慌乱,被逮到现行,害怕自己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暴露,他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应对这个突发情况。


拽出裤兜内的手帕,咬咬牙递上前:“你、你的手帕掉了,在车上。”


“诶?”椎名接过去就着屋内的灯光确认,趁着这个空档,健吾转身跑下楼,转弯时还差点被自己绊倒。


“那个!这不是我的……”健吾听见椎名在楼上对他喊。他加快了脚步。


6.


小的时候,健吾曾见到过被车碾死的小猫。肇事车辆当然早就不知所踪,马路上只有小猫的尸体突兀又孤零零地躺在那里。它嘴边的毛沾了血,车轮从它身上碾过,肠子什么的就被车轮带出来拖了很长。完全没有了生气的小猫,那肠子却像要诉说什么一样走了好远。


健吾端详着这具惨不忍睹的尸体,心想为什么这么小小的身体里能塞下这么长的东西呢,它在身体里是会像大号波板糖那样盘旋起来的吗,我的也是这样吗,小狗的呢?


他疑惑着,看了好久,最后摸着肚子离开。


7.


健吾翻了个身,拿起手机看到时间是凌晨三点二十。


他睡不着。


脑子里一直回放椎名说话的声音。你是谁。你要找人吗。椎名说话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呢,害怕吗,还是惊讶?


不不不。他那么爱笑,拒绝朋友邀约时也笑得那么真诚,况且,他屋里的灯光那么暖……他一定是笑着问我的吧。


脑中立刻浮现出椎名那秀气精致的脸庞。他笑着,手轻轻搭在门把上,身后暖融融的灯光倾泻出来落在他肩上头发上,他把门敞开一点,说,怎么了健吾,你来找我吗。


对啊,这才是正确的啊。健吾闭着眼露出微笑。我那么喜欢他,一直盯着他还跟踪他观察他,他当然知道我是谁了!我就是川高的城田健吾嘛!他肯定早就发现又不肯明说,绝对也是喜欢着我的啊!


这样想着,健吾心满意足地沉入梦乡。


8.


“健吾,你妈妈跟我反映你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很晚回家,怎么了?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健吾被班导有村叫进了办公室,有村正带着一丝不悦盯着他。


“没什么。”健吾嘟囔着。他才不会把自己和椎名间的秘密告诉别人。


“别说这种话,马上就要升学考试了,你都不知道要紧张起来吗?难道我们甘愿每年看着北高的学生考去东京吗?”有村提高了音量,不知是为了增加威信还是为了获得办公室其他老师的认同。


东京。又来了。健吾很恼火。这个词就像他的一个痛处,每被提及浑身的刺就要炸起来。


“谁要管啊。”健吾黑着脸走出办公室。


“你说什么?!你一直成绩不错,我认为……”健吾拉上门,切断了有村尖利的声音。


9.


已经是冬天了。张开嘴能哈出一片白雾。


健吾斜眼盯着等车的椎名,不知不觉想起想象中敞开门对自己笑的椎名,一时出了神。


也许是感觉到视线,椎名转过头来,两人目光交错的刹那健吾的心脏狠狠揪了一下,眼看着椎名向自己走来,动弹不得。


“你……是不是前几天来还手帕的人?”想象中的椎名就站在面前,只是没有笑而已。他略带怯意地望着自己,犹犹豫豫说出这句话。


“啊……是我……”健吾紧握的掌心出了汗。


“果然,”消除顾虑的椎名笑起来,眼睛美不胜收,“我还担心会不会认错,不过川高的学生同坐一辆车的似乎只有你……”


健吾只觉得一道电流穿过全身。


他记得我!他真的认识我!是啊就是我,我是川高的城田健吾!他一定早就注意我了吧!没错!和我想的一模一样!他还对我笑呢,我就说嘛!


大堆想法弹幕般掠过脑海,健吾觉得晕乎乎的。


“……在听吗?这不是我的手帕,还是还给你比较好……”


10.


健吾没有拉窗帘,月光照进房间映出一室惨白。


他将手帕盖在脸上,努力嗅着手帕的味道。格纹手帕挤压着他的口鼻,他似乎从手帕里闻到了椎名的味道。


健吾无声地笑着,在他的想象中椎名也是这样贪婪地吸着手帕上的气味。椎名一定明白这手帕不是别人的正是健吾的,他一定也曾在这样的夜里疯狂地嗅这条手帕。


有没有用来做羞耻的事呢。


做了吧。


不然干嘛把手帕还给我呢。


健吾觉得汗毛都立了起来,一阵鸡皮疙瘩爬上他的手臂,他开心到身体都微微颤抖。


真是可爱,竟然这么喜欢我。在车站还我手帕的时候,内心一定在窃喜吧椎名。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直说呢,还找那么蹩脚的借口。


真是可爱。


11.


“嘿!”椎名对健吾打了声招呼,“你好呀!”


寒风扫过来吹起了椎名的头发,深咖啡色的头发被冬阳的余晖模糊了边界,在健吾看来竟有如猫耳一般耸动。


然而他只是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。


冬日的巴士内热气挂在车玻璃上凝成了水珠,时间久了便会一点点滑落下来,落下的过程中不时吸收旁边的水珠,于是加快了下落的速度,也改变了下落方向。


健吾盯着车窗上水珠落下的轨迹,开口道:“你们北高的人,都会考去东京吗。”他故意不看椎名,像对着空气说话。


“嗯?怎么会~”站在旁边的椎名声音在笑,“只有学习好成绩高的人才有可能去东京继续学业。”


“那你呢。”几乎是轻不可闻地,健吾吐出一句。


“我啊……班导说我完全有可能考上T大,但我自己却没有信心,所以搬出家自己租公寓,每天学习……”


健吾已经不想听椎名接下来的话了。车到站他就慌忙下车,这是多个月来他第一次没有跟着椎名,直接回家。


心中的恐慌像猛兽一般冲撞胸腔,他窝在被子里嘴唇不住打颤。死死咬住下唇,他怕张开嘴胸腔内的轰鸣便会冲出喉咙。


不!不对!不该是这样的!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的椎名,怎么可能会离开我去东京呢!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,不该是这样的!我必须做点什么,必须做点什么,必须……


12.


“能去你的公寓坐一会吗。”健吾在车站吐着白雾说道。


椎名犹豫了一下,看着对方红肿的双眼,猜测他也许是遇到什么难过的事需要找人倾诉。虽然两人只是一同坐车而已,但姑且听听他的烦恼应该也无妨。


“可以啊。”椎名回答。


13.


按下开关的同时,熟悉的暖黄色灯光铺撒开来,健吾被椎名请进屋,顺手带上了门。


“公寓很寒酸,请不要介意。我去拿果汁来。”椎名放下包往房间一角的冰箱走去。


“你喜欢我吧。”健吾站在玄关声音不大地说了这句话。


“额,什么?”怀疑听错一般,椎名转过身来盯着健吾。


健吾笑了。蹭掉鞋径直走向愣住的椎名:“你不是喜欢我吗,你不是早就注意我了吗,你不是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吗!”他咧着嘴,像是在笑,可肿胀的双目却布满血丝,怒不可遏地瞪着椎名。


“你在……说什么?!”


“你喜欢我!你明明就喜欢我!你知道我一直看着你一直跟踪你,你知道我每天都在窗外看你学习,所以你才开门,你知道我就是为了你来的!”他一步步靠近椎名,从裤兜里掏出皱巴巴的手帕扔到椎名脸上,“你不是明知道这手帕就是我的吗,你一定用它做了不少羞耻的事吧。快要发狂地喜欢我不是吗!”


椎名从错愕中回过神来,似乎明白了眼前究竟是何种状况,那一瞬间,他眼中闪过了难以描摩的厌恶。


健吾怔住,下一秒拳头已经打到了椎名脸上,椎名头一歪向旁边摔去。


“喜欢我为什么还要离开我!我那么的喜欢你!为什么!”


椎名爬起来,嘴角被打出了血,他忿恨地盯着健吾大喊:“你这人有毛病吧!我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你,你放什么屁!”


健吾像没听见一样看着椎名的嘴角傻笑。


“嘿嘿,对对,不光是这样,你的下场不光是这样你懂吗……”他冷不防从包里抽出一把西瓜刀,猛地捅入椎名的肚子。


看到椎名倒下,健吾“嘿嘿”笑着握住刀柄,生硬地划开椎名的腹部。椎名的哀嚎逐渐变弱,健吾把手伸进他的腹腔,慢慢捧出了一串串器官。


“对,这样才对。”血腥味刺鼻,健吾却毫不在意地把玩着体温尚存的器官,“就像你当年离开我的时候一样才对。我明明那么喜欢你,对你那么好,你却还要从家里逃走……下场就和现在一样嘛……”他一甩手将脏器扔到一边,肠子蜿蜿延延铺了很远。


“什么嘛……原来不是波板糖那样盘绕的呀……”健吾怅然若失地喃喃道。


14.


“城田健吾!”有村的声音闯入耳朵,“你来说说我刚才讲到哪了!”


健吾将视线从双手上拉开,慢慢站起来:“……肠子?”他瘪着嘴想挤出一个笑,同学们倒是因为他的答案而浮起了笑声。


“认真听课!”有村敲着讲桌,“你还想不想去东京上大学了?!”


健吾望向窗外。不想。我哪也不去。


他想起锁着的公寓门后,那条蜿延的肠子。


我可不会轻易离开。


他笑了。


15.


“妈妈!桃太郎不见了!”


“是吗?”忙于家事的妈妈没有抬起头,“本来就是你捡回来的野猫,可能又跑出去了吧。”


“我要去找它!”


“好——”依然没有抬头,“注意安全啊小健!”


健吾在离家不远的马路上发现了桃太郎。他端详着桃太郎,考虑着,思忖着,最终摸着自己的小肚子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
おわり


写在后面:本来是写在本子上的,写完是四点半左右了,凌晨,敲到手机里已经七点了。这个大概算是小说的东西,其实就是故事开篇第一段而来的灵感。原谅我开了脑洞。最后写出这么一个意味不明的暗黑故事,我自己也不太明白了。。嘛,可能因为从没尝试过这种风格,所以蛮四不像的。也就是自娱自乐,自娱自乐。


评论(1)
热度(1)

© 查尔斯鹿 | Powered by LOFTER